你的眼神深深的,像梦幻的鱼群

关于

碎碎念

在女性应该如何,和想要如何之间,感觉自己是个可怕偏执的激进派。

和母亲说的时候,母亲多半都会支吾相对然后说你以后就懂了。

可是不,也许那种生活方式是“幸福”的一种,但是并不是我祈求的那种。

其实本身是一个得过且过,在意流言,缺点颇多的人,也并没有让人憧憬的强大与勇气。

甚至在想到如果坚持目前想要拥有的人生时,明明白白地知道恐惧与不安。

但是也许这就是底线,或者最无关、最不安的一场无望的反击战。

错误代码的无望反击,最后除了嘲弄与可怜都不会留下的反击。

但是,至少目前,懦弱又强硬地假装无畏一下吧。

评论(5)
热度(40)

© 木竹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