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眼神深深的,像梦幻的鱼群

关于

【同人向】玫瑰之名(1)

另一种人生——光辉灿烂,无限希望。
这次的相遇真的是太心动。
妹子的文笔和故事都既温柔又厉害QAQ!真的特别特别喜欢!

物华休:

「昔日玫瑰以其名流芳,而今人唯持玫瑰之名。」

「1」
“请问,您是来这里……见拉斐尔先生的么?”
仿佛平地惊雷。
梅丹佐低下目光,看到一个孩子抱着一篮鸡蛋,惊疑不定地打量着他。
他一瞬间竟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因为什么而震惊,而惶恐,而期待。
梅丹佐竭力压下声音的颤抖。
“你是说这里有人叫拉斐尔么……不对,你怎么知道我是来找他的?”
像是被他的反应吓到,孩子往后退了一步,把怀里的篮子抱得更紧了些。
“在这座城市,有谁不知道拉斐尔先生的名字?”
孩子睫毛和头发都浸润在灿金色的阳光里,无故让他想起总环绕在那个人身边的,怀抱七弦琴的唱诗小天使。
像是看出了梅丹佐的疑惑,孩子小心翼翼地补了一句:
“请问……您是异乡人么?”
深吸了一口气稳住呼吸,梅丹佐弯下腰与孩子保持平视:
“十分抱歉,我的确来自异乡,之前一直未能有幸听到他的名字。”
“不知道今天,是否有荣幸……见一见他?”


似乎看出了来者并无敌意,男孩犹豫了一下,怯声唤道:
“拉斐尔?”
宽阔的厅廊里到处是抱着画笔和扛着木料的人,脚步声与交谈声不绝于耳。
孩子的呼唤很快便淹没在一片嘈杂中,没有回应。


他失望地回过头:
“我很抱歉,先生。可是拉斐尔先生现在似乎并不在这里。但是如果您现在去教堂的其他房间,应该能见到他。他每天都要来这里作画——这是教皇赋予他的至高无上光荣的使命。”
梅丹佐不由得被这个说话一板一眼的孩子逗笑了。他伸出手揉了揉孩子的头发。
“这么尊重他啊……不过刚才为什么要直接喊他的名字?”
似乎是不太习惯陌生人这种过分亲昵的接触,男孩儿小小地抖了抖肩膀。
“是他让我们这么叫的——他总不习惯我们称他‘先生’或者‘大师’,说自己当不起——但他总让我们这么去叫那个不给人看画的阴沉老头子。”
像是意识到自己的失言,孩子倏地住口,却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话来结束这个话题,小脸涨得通红,拽了半天衣服才磕磕巴巴地开口:
“总之、反正、拉斐尔先生可是很温柔的人呢。”
梅丹佐颇感兴趣地一挑眉。
见这个陌生人没有追究自己先前的失言,孩子终于放开了被自己蹂躏得皱皱巴巴的衣角。而后郑地抬头对上梅丹佐的眼睛,清脆的声音毫无犹豫:
“每一个人,每一个见过他的人,都这么说。”
看孩子一直抱着那篮鸡蛋,梅丹佐十分善解人意地替他拿过来放在地上:“每个人?那你觉得呢?”
左看看右看看确定周围无人,孩子拽一拽梅丹佐衣角示意他弯腰,然后附在他耳朵边上,郑重地、一字一句地说:


“他是天使。”


梅丹佐心头一震。
他看着孩子提到那个名字时崇敬而钦慕的眼神,忽然忍不住想逗一逗他。
“如果我说我也是天使呢?你信不信?”
孩子仔细地从头到脚打量着他,最后摇了摇头,蹲下身提起篮子抱在怀里:
“不是每个人都能和他一样的,先生。”

梅丹佐看着孩子走出几步,正要转身离开时,忽然听到孩子惊喜的呼唤:
“拉斐尔!”

天气晴朗,阳光毫不吝惜地泼洒进签署厅,空气里弥漫着粉尘、石灰和浓烈的亚麻油味道。
梅丹佐回过头去,看到清瘦修长的人影从层层堆叠的脚手架上一跃而下。
应该是随时要爬上爬下调配颜料的缘故,青年只穿了无袖上衣和深色马裤,而后迅速抓过一领斗篷披在身上。
不同于这个城市其他富裕的年轻男性——他们更偏爱绸缎上衣和亮色斗篷——那件衣物是纯黑色,即使隔着几步也看得出用料考究,垂坠感极好。斗篷领口开得很大,抽绳没有系起,露出里衣的一线洁白领口。
梅丹佐看着青年低头和孩子说了几句话后,便朝他快步走来。
青年身形灵活优雅,斗篷在身后扬开一片小小的风。既没有快到匆忙急迫,也没有慢到使人感觉故作骄矜。
一切都是恰到好处。
太像了。
真的太像了。
即使没有玫瑰色的发,纯白的衣,更没有彰示身份的黄金六翼。但那秀致如女性的眉目轮廓和温柔谦恭的眼神,都和那名曾在神座前侍立的风之天使如出一辙。
恍神间青年已经走到他面前。
近了梅丹佐才看得出他的头发是深栗色,柔软地蜷缩在雪白的蕾丝领口处。他脸庞和指尖都沾着没来得及拭去的群青,金属质感的深蓝色宝石粉末一瞬间晃花他的眼。
青年开口,诚恳而愉悦的声音,带着仿佛与生俱来的温和从容,让他想起韵律圆润完整的诗歌礼赞,或者这座城市汩汩流淌的台伯河。

“乌尔比诺的拉斐尔,很荣幸见到您。”


【碎碎念】
1.更新时间不定……可能一段时间高产如母猪,一段时间仿佛瘫痪
2.时间线混乱,因为是想到哪里写到哪里的……来自前一个坑的前车之鉴,如果自己太过于注重情节和逻辑的完整性的话,会很容易卡在某一个点上过不去。
3.会在每一段前面加注时间点(等等好像忘了),这一段的时间是1508年末,拉斐尔二十六岁,刚刚被教皇传召至罗马。
4.大体以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画家拉斐尔的生平为线索,尽量做到背景和设定不出bug (……我是说尽量因为不是美术和历史专业……),比如不会出现里面他们喝咖啡之类的因为当时还没有咖啡(っ˘̩╭╮˘̩)っ
5.每一次摸鱼所用的梗会在后面注明方便理解~觉得画师拉斐尔和天使拉斐尔的梗真的很好玩啊~

评论
热度(28)
  1. 木竹初物华休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另一种人生——光辉灿烂,无限希望。这次的相遇真的是太心动。妹子的文笔和故事都既温柔又厉害QAQ!真的...

© 木竹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