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眼神深深的,像梦幻的鱼群

关于

【瓶邪】《吴小猫养成手册》15 一半一半

嘤嘤嘤超喜欢熙大这个甜甜的吴小猫~♡小哥和吴小喵的这种细节都甜哭了。护着他,喜欢他。

熙AKIRA:


感谢阿初 @木竹初 给这个系列画的图图!!萌哭啦wwww


15 一半一半


 


两人一“半猫”的日子就这样过了起来,关于吴邪的身份,老头只得又编排是亲戚家的孩子,虽然也有人觉出异样。老头本来和两只猫过日子,现在变成了两个十六七岁的孩子,怎么想都有些蹊跷,可猫变成人的事情毕竟太违背常理了,也没人细去琢磨。


后来张海客又来了一次,张起灵还是没答应跟他回去,他一直对吴邪只吃了一半丹药而人化的事情耿耿于怀,这个问题不解决他不能离开吴邪,但当张海客问到,如果解决了这个问题是不是就会回去的时候,张起灵就不说话了。


张海客像是看出了什么端倪,开玩笑地问他要不要把吴邪带回去,张起灵还真认真思索了一会,把张海客搞得一愣,但张起灵摇了摇头,眉头微皱,像是有什么事难办。


最后张海客还是被下了逐客令,他临走的时候却不忘调侃一下张起灵,说过些时日再来接族长和族长夫人。吴邪听不懂他们的对话,倒是看到张起灵的嘴角有一个不易察觉的微小弧度,就觉得他们一直说的是好事,便笑着挥手跟张海客再见。


 


又到了一个冬天,虽然只吃了一半的丹药,但吴邪变成人的这小半年来没有什么不适的反应,好像这丹药只有一半也是药效十足,看起来并没有吃另一半的必要。


而融入了人类生活的吴邪也渐渐学会了如何像一个人一样生活。


直到有一天……


 


这天又是一个大雪天。


吴邪还跟吴小猫一样,喜欢雪。


鹅毛大雪铺天盖地而来,吴邪在小院子里像猫一样撒欢,玩得不亦乐乎。


张起灵在屋里给老头读报,老头年纪大了,视力不好,没法看清报纸上的小字,于是就让张起灵念给他。


屋子里的暖气很温暖,茶几上的茶杯里冒着热气,老头透过几乎结满了窗花的窗子,隐约看到吴邪在雪地里堆雪。看他颇为忙碌又欢喜的样子,老头就觉得心里也跟他高兴。


可本来正眯着眼睛,喝着茶,听张起灵口音虽然标准但却没什么语气起伏的“新闻播报”,老头正享受,突然新闻停了,老头睁开眼一看,原来是“播报员”溜号了——张起灵手里拿着报纸,视线却穿出了窗子,落在外头,典型的身在曹营心在汉。


老头笑了笑,便说:“吴邪在外头可别冻着,你给他送一下帽子和围脖。”


张起灵视线收回,点点头,放下报纸,就像阵风似的出去了。


老头笑着摇摇头,自己拿起报纸,戴上了老花镜,可看了一会儿,也忍不住朝外边看去,外边他早已经当成亲孙子相处的大男孩,正玩得高兴。


 


张起灵开了门,冰寒的空气一下向他袭来。雪下得很大,好在没有刮风,雪花密集而和缓地下落着,天和地之间,是纯白的一片。


地上堆起了厚厚的一层雪,不仅是老头家的院子,四周的房子、街道、路边的树木,所有的一切都铺上了一层雪花,干净而安宁。


这样的场景倒是让张起灵想到了曾经在本家的日子,冬天那个家里也会下着这样大的雪。


有一次,他独自蹲在院子的天井中,也像吴邪一样,用雪堆了些什么,后来春天来了,雪也化了,他不记得他堆的是什么了。


 


此时吴邪正背对着他,埋头苦“堆”,很认真的样子,听到张起灵的脚步声立马回头向张起灵笑了起来,张起灵这才看到吴邪的身后有一个不大的雪人,看不出是什么,但是吴邪很快告诉了他。


“小哥,这是你。”


吴邪的这句话,忽然让张起灵想了起来,年少时自己堆过的那个雪人是个什么样子,那是小时候的他。


那一次家里和他差不多年纪的孩子,都在雪地上堆着雪人,他们堆什么的都有,但是他不知道该堆什么,于是便照着自己的样子堆了一个雪人。


而那一天,有人告诉他,母亲离世了。年幼的他看到自己的雪人露出了哭泣的表情。


 


然而,此刻眼前的这个雪人,吴邪说也是他,不过雪人的脸上是和站在他面前这个人一样,是微笑着的——吴邪用树枝在雪人的脸上画下了笑容。


张起灵只觉得这次要化开的是他自己。


吴邪鼻子被冻得红红的,眼眉和睫毛上都落了雪,睫毛上的雪甚至还结了小小的冰晶,张起灵拉近他给他围上了厚围巾,吴邪呼出的哈气扑面而来。


又有几片雪花落在了吴邪的鼻尖上,瞬间就融化了。


心底像是涌起一股温暖的泉流,张起灵抬起手,覆在吴邪冻得微微有些发红的脸颊上,拇指轻轻擦过仍旧弯着的嘴角。


张起灵探过头去,想做这件他已经想了很久的事。


然而,没想到的是,他似乎刚刚触碰到吴邪,下一秒,眼前的人却忽然不见了。


张起灵一怔,只见眼前只剩下了吴邪的一堆衣服,还有落在地上的红围巾。


可接着,红围巾就“动”了起来,里边拱出了一个奶白色的又带着些黄毛的小脑袋,一声“喵呜”也传了出来——正是多日不见的吴小猫。


 


回到屋中,老头和张起灵围着吴邪而坐,老头满脸写的都是这可如何是好。张起灵也有些困惑,不知要不要给吴邪吃剩下的一半内丹,显然,眼下吴邪是因为只吃一半所以出现了“反弹”现象,但是又不知道吴小猫的状态会一直持续下去,还是过一阵子吴邪自己就变回来了,如果是过段时间他自己就可以变回来,那就要考虑这剩下的一半丹药能不能吃的问题,这丹药说不定是转化型的,人吃了变猫,猫吃了变人,还真说不准。


但是有一个想法张起灵心中是确定的,他希望吴邪能再变回人类,能够继续待在他和老头的身边。


猫的寿命太短了,也太脆弱,他不能让吴邪又被野猫抓咬或者又遇到什么危险,他想要吴邪变回人类,要一直护着他。


 


然而,跟两人的忧心忡忡比起来,吴邪似乎很不以为意,许久没有在屋子里跳上跳下,它瞬间找回了做猫时无拘无束的感觉。这会儿已经玩了起来,还蹭蹭两人,似乎在说我没事,不用为我担心。


老头摸了摸它的头,叹了口气。


晚饭后,张起灵算了一下日子,发现这天刚好是吴邪变成人六个月整,半年也许是个周期,吴邪再以猫的形态生活半年又会变成人吗?可这都只是推测,他不能确定。


 


照顾老头睡下之后,张起灵打算洗个澡。


而刚要开始洗,就听见挠门的声音。张起灵把门开了一条缝,吴邪就挤了进来,好奇地看着它,眼神和当年的吴小猫没有一点分别。


张起灵抱起它,问是不是要洗澡,也不知道猫吴邪能不能听得懂自己的话,但张起灵见吴邪没有挣扎,便推测吴邪也想洗澡了。以前吴小猫就和一般的猫不同,很喜欢洗澡的。


张起灵看了看,便在浴缸里放了些水,调好了水温就把吴邪放进去了,果然,吴邪在里边还玩了起来,扑腾扑腾的,把水花弄得到处都是。


张起灵揉了揉它的头,无论什么样子,这小家伙贪玩的本性都不会变。


 


花洒的声音很大,浴室里水汽弥漫开来。


张起灵闭着眼睛冲头发上的泡沫,心里依旧在琢磨吴邪的事,却忽然听见了一声“小哥”。


他猛地睁开眼睛,不是做梦,变回人形的吴邪正趴在浴缸边上笑着叫他。



评论(1)
热度(394)

© 木竹初 | Powered by LOFTER